2018年4月

北京时间4月17日早间消息,由于美国商务部禁止本国企业向设备制造商中兴公司销售零部件,本周一,美国光学设备制造商的股价集体跳水暴跌。

在当天的证券市场上,Acacia Communications的股价狂跌36%至25.63美元,市值蒸发超过三分之一,Oclaro股价暴跌15.2%至7.99美元,Inphi下跌6%至30.795美元,lumentum控股下跌9.1%至58.48美元,Finisar下跌超过4%至15.62美元,NeoPhotonics公司下降4%至6.52美元。

根据瑞杰金融集团 (Raymond James)的一份报告,Acacia公司30%的产品卖给中兴,中兴占Oclaro公司销售份额的14%。Lumentum、Finisar和NeoPhotonics公司分别有2-3%的销售来自中兴。不过,投资银行和财富管理公司威廉·布莱尔(William Blair)的报告显示,中兴公司在lumentum的销售占比为5%-10%,在2017年Oclaro公司的收入中,中兴的贡献率为17.5%。

“或许在七年禁令背后还有其它或更大的原因,但新的行动乍看起来似乎过于苛刻,同样使看好中国强劲增长的美国零部件公司受到伤害,”威廉·布莱尔公司分析师迪米特里·奈蒂斯(Dmitry Netis)在报告中写道。“新制裁可能迫使中国公司在缴纳之前的罚款和变更管理层之后完全履行承诺。”

同时,根据报告,美国光学设备制造商NeoPhotonics、Oclaro、Acacia、Lumentumand Finisar的光学元件主要销往中国,中兴禁令将对上述公司的销售造成冲击。

Lumentum、Oclaro,Finisar和其它光学元件制造商在中国电信的相关订单已经放缓。分析师预计,受到光纤网络、5G无线和为云计算服务而设计的数据中心的推动,这些公司的效益将在2018年出现反弹。

美国商务部2016年就开始对中兴公司对伊朗销售产品一事展开调查。去年三月,中兴通讯承认违法向伊朗出口美国商品和技术,最终美国商务部向这家中国设备制造商开出8.9亿美元的罚单,并同意采取其它措施,但尚未执行。近期该机构认定中兴违反了2017年和解协议,禁止美国公司向其销售电子技术或通讯元件,为期长达7年之久。

伴随特朗普政府威胁对中国进口商品征收关税,中美之间的贸易紧张局势一直在升级。(斯眉)

原标题:王毅同日本外相河野太郎举行会谈

15日,国务委员兼外交部长王毅正式访问日本,同日本外相河野太郎举行会谈。

王毅表示,中日关系呈现改善势头,同时也存在一些复杂敏感因素。这次应邀访日,是中方对日方一段时期以来采取积极对华政策的回应,希望能够成为两国关系重返正常轨道的重要一步,并为两国下一步高层接触创造条件,做出准备。王毅说,今年是中日和平友好条约缔结40周年,也是《中日联合宣言》发表20周年和《中日关于全面推进战略互惠关系联合声明》发表10周年,双方应“不忘初心、巩固基础、以史为鉴、共创未来”,推动两国关系沿着正确方向行稳致远。两国关系的改善既面临新机遇,也有新挑战。要遵守中日四个政治文件原则精神,正确对待历史,恪守一个中国原则,把双方互为合作伙伴、互不构成威胁的共识落到实处,确保两国关系不再走波折起伏的弯路。要适应新形势,在新起点上推动中日互利合作实现提质升级,着重在节能环保、科技创新、高端制造、财政金融、共享经济、医疗养老等领域深化互利合作。要开展更广泛的人文交流,不断夯实两国民间友好的基础。要共同推进区域经济一体化进程,推进中日韩三方合作,为东亚经济合作注入新的动力。要维护经济全球化和自由贸易体制,共同致力于构建亚洲和人类命运共同体。中方欢迎并乐于探讨日方参与共建“一带一路”,使之成为两国合作新的增长点。

河野太郎表示,王毅国务委员兼外长此次访问日本是日中关系改善的一个重要标志,日方希望抓住当前机遇,推动日中关系不断向前发展。日方热切期待并欢迎李克强总理赴日出席中日韩领导人会议并正式访日。日本将坚持日中四个政治文件确定的原则,坚持走和平发展道路,坚持专守防卫,这一政策不会改变。日方高度重视日中关系,愿以日中和平友好条约缔结40周年为契机,落实互为合作伙伴、互不构成威胁共识,密切高层交往,增进政治互信,拓展务实合作,加强国际合作。日方愿维护以WTO规则为基础的全球自由贸易体制,维护当前世界经济的增长势头,推动区域经济合作的进一步发展。

双方还就朝鲜半岛局势等共同关心的国际和地区问题深入交换了意见。

原标题:光明网评“吐槽药酒遭跨省抓捕”:警惕民事纠纷刑事化

这两天,“医生吐槽鸿茅药酒是‘毒药’被跨省追捕”事件在舆论场不断发酵,并引发了医学圈、学界、媒体、公众的热议。

事情原委是,去年12月,拥有麻醉医学硕士学位的广东医生谭秦东,发了个题为《中国神酒“鸿毛药酒”,来自天堂的毒药》的网帖,从心肌变化、血管老化、动脉粥样硬化等方面,想说明鸿茅药酒对老年人会造成伤害。可让他始料未及的是,在涉事企业以他恶意抹黑造成自身140万元经济损失为由报警后,今年1月,内蒙古凉城警方以“损害商品声誉罪”将他抓捕。

文章发布在仅5个粉丝的账号上,阅读量只有2241次,内容主要是医学分析和健康科普,材料多来自公开报道和处罚通告,除了“毒药”二字有些情绪化外,找不出专业错误……可就是这么个帖子,为他招致了跨省带走和刑事拘留之祸。此事甫一曝光就引起强烈的舆论反弹,自然也就在情理之中。而在被推上风口浪尖后,鸿茅药酒方面14日对媒体表示,“这个事情是警方去做的,我们没办法回应”。

在这起事件中,谭秦东医生究竟哪里“捏造并散布了虚伪事实”?怎么证明该帖跟企业方诉称的因退货造成的80万元经济损失有关?这些都需要当地警方给出确切解释。就目前看,专业人士更倾向于认定,此事连普通名誉侵权都未必成立,只能算是“普通名誉侵权纠纷”。

其次,此事还引发了媒体和公众对鸿茅药酒“反弹性揭底”:据不完全统计,鸿茅药酒曾被江苏、辽宁、浙江等25个省市级食药监部门通报违法,违法次数达2630次,被暂停销售数十次。自2011年起,鸿茅药酒已于近7年间取得1167个“蒙”字开头的药品广告批准文号。鸿茅药酒广告被诟病最多的,就是它明明是OTC药(非处方药)却偏扮成“保健品”的样子。“是药三分毒”,它却能突破《广告法》《医疗广告管理办法》《药品广告审查发布标准》等法规,避而不谈“药性”而大谈其保健功效,这难免造成误导。

在此情境下,比起急着给陈述其副作用的网帖贴上“恶意抹黑”标签,涉事企业或许更该反思,“违法成瘾”式自黑对自身商誉的损害。而“广告违法2630次,安然无恙;点击量仅2000多的帖子,却因帖获罪”式对比,也容易引来诸多遐想。

执法办案失公,自然也将矛头引向了当地警方。在此事并不具备犯罪须具备的“严重的社会危害性”的前提下,动用刑事手段,而不是让涉事企业自己到法院提起诉讼维权,显然不应该。

本质上,这里面反映的“民事纠纷刑事化”办案倾向,不可不警惕。刑法是解决社会矛盾的最终手段,可现实中,有些纠纷本来是普通的民事纠纷,完全可以靠民事诉讼之类的方式解决,却出现了以刑代民的情况,在一方报警后,个别警方不当地插手,混淆了民事纠纷与刑事案件的界限。这类现象不少见,而且被“刑事化”的民事纠纷范围也不局限于企业之间的纠纷,其“版图”还延伸到了因个人批评、投诉、控告引发的纠纷上。“民事纠纷刑事化”严重伤害了法律严肃性,损害办案者的公信力,也会导致个人权利被侵害。正因如此,这也引发了围绕该问题的反思。

知名法学家江平针对“民事纠纷刑事化”现象就表示:“我认为,解决民事纠纷的很重要的一个原则就是,能够用民事办法来解决的尽量用民事办法来解决。”“一个行为是否构成犯罪,应该从最根本来看它对社会是否构成了危害。如果这个行为对社会没有构成危害,或者危害不大的话,可以用民事办法来解决,何必用刑事办法来解决?”

说到底,医生吐槽药酒遭跨省抓捕,有太多疑点需要被正视和解答,以解公众之惑。而对于个中可能存在的“民事纠纷刑事化”问题,更要重视,毕竟,“民事纠纷刑事化”的另一面就是不严格按照法律办事,这也跟权力谦抑的原则相悖,也会伤害法治本身。对此倾向,必须严防,而不可容其蔓延和抬头。

来源:光明网

原标题:中国纪检监察杂志:“蝇贪”不除,其害如“虎”

“人民群众什么方面感觉不幸福、不快乐、不满意,我们就在哪方面下功夫,为群众排忧解难”,习近平总书记在今年全国两会上的金句,让亿万群众心中暖流涌动。而说到群众最不满、最痛恨的问题,腐败现象尤其是身边的“蝇贪”“蚁贪”,无疑是极为突出的。“蝇贪”“蚁贪”的背后,是“小权力”的失控和基层干部的擅权乱为。

正所谓“别拿村长不当干部”,“小权力”也可能酿成“大腐败”,其贪腐程度甚至令人咋舌。据媒体报道,广西南宁一名副科长利用负责接待的职务便利,以虚开发票等手段套取公款,贪污近3700万元,扬州两名基层财会人员挪用、贪污4600余万元。这些看起来不起眼的“芝麻官”所敛钱财金额把诸多省部级高官都比下去了,难怪网友直呼“贫穷限制想象力”。

“小官”何以成“巨贪”?他们的级别虽低,手中权力似乎也不太大,但这些权力却很直接,无须假借他人之手就能调配资源,瞒天过海将“微权力”放大后也“威猛无比”,搞起腐败来如入无人之境。再者,“苍蝇”不像“老虎”长了一张血盆大口,能一口吃下庞然大物,往往“一小口一小口”地吃,但也正因如此,隐蔽性更强,经过较长时间就累积成为“巨贪”。外加有些地方反腐败“抓大放小”,造成一些手握实权的“小官”长期处于监督空白地带,为他们步步蚕食留下空间。

“蝇贪”不除,其害如“虎”。基层干部是党的各项惠民、利民、便民政策的执行终端,他们身上存在的消极腐败问题,将直接动摇群众对党的信心和信任。而且,基层腐败易发多发于教育、医疗、低保、住房、养老等民生领域,伤及群众的切身利益。更为恶劣的是,少数基层干部把黑手伸向扶贫款物,与最弱势的困难群众争利,把“雪中送炭”变成“雪上加霜”,还有的或主动或被动,为黑恶势力充当保护伞。凡此种种,对党的执政基础造成无法估量的危害,堪称党和国家长治久安的心腹大患。作为一心一意为人民谋福利的主心骨、顶梁柱,我们党必须征服这个“娄山关”、“腊子口”,坚决惩治群众身边的腐败问题。

对于嗡嗡乱飞的“苍蝇”,必须坚决严惩,产生震慑,同时也要从事前预防、事中遏制等环节狠下功夫。一般而言,将权力分散,形成相互监督和制约,是解决“权力寻租”的有效办法。但值得注意的是,“小官”意味着其权力和责任都很难再进行分解。从经济效率的角度来看,“小官”的权力再进行分解、下放属于无效率行为,可能导致官僚膨胀等弊端。因此,治理基层腐败关键在于构建有效的监督机制,使再小的权力也能受到全方位、无死角的监督。这正是深化国家监察体制改革的目标所向,实现对所有行使公权力的公职人员监察全覆盖。

3月底,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中央纪委书记赵乐际在云南省调研时强调,纪委监委要着力解决群众反映强烈的突出问题、纠正损害群众利益的行为,“老虎”露头就要打,“苍蝇”乱飞也要拍,不断增强人民群众在正风反腐中的获得感。今年初召开的中央纪委二次全会布置的年内重点工作之一,就是“坚决整治群众身边腐败问题”。信号清晰而强烈,成效必定不负众望。

来源:中国纪检监察杂志